学车从这里开始 - 南京驾校网
内页通栏
当前位置:南京驾校网 >> 行业资讯 >> 报名须知 >> 浏览文章 报名须知

路考如何顺利通过养成习惯是关键

时间:2013年08月01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点击:

10日上午,《关于推进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制度改革的意见》发布,提出试点非经营性的小型汽车驾驶人自学直考。允许个人使用加装安全辅助装置的自备车辆,在具备安全驾驶经历等条件的随车人员指导下,向公安机关领取学车专用标识和驾驶证明后,按照指定的路线、时间学习驾驶,并直接申请考试。(相关报道见A4版)

  驾考改革是突破既得利益的成功范例

  驾照自学直考被舆论热议并被公众期待久矣。上述《意见》的发布,意味着驾考改革即将迈出实质性的步伐,不仅有了详尽的路线图,而且有了明确的时间表。事实上,此番驾考改革不只是试点自学直考,实行自主报考、鼓励建设使用社会考场、实行计时培训计时收费、优化考试程序等方面,都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改革举措,是颇超公众预期的全方位驾考改革,在安全、便民、开放、廉洁等方面都有着力。

  驾照自学直考的好处可谓一目了然,不仅是便民,也不仅是省钱,它还将根本改变驾考的应试模式,让学车不再是一种短时的应付行为。当然,也有人担心学车过程中的安全问题。其实,在“加装安全辅助装置”、“随车人员指导”、“指定路线和时间”等条件约束下,这样的安全风险是完全可控的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应该相信公众的理性,比如父母教孩子学车,必然不会将安全问题当儿戏;若是他们自觉技术不行,也可以找更有经验的教练。

  还有一个问题:不经驾校培训,将来持照的“马路杀手”会不会更多呢?这样的担心同样没有必要,因为驾考应该严在考而不是严在学。在必经驾校培训才能驾考的传统模式下,“马路杀手”从未少出,驾培腐败更是泛滥成灾。驾考改革,不是要牺牲公共安全换取考生权利,而是要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,改变对驾校模式的过度依赖,通过“宽学严考”给予考生更多选择自由。诸如美国等国家,事实上从来都是自学直考,允许自学直考绝不意味无视公共安全。

  驾考之所以长期受制于驾校模式,根本原因不是因为安全,而是因为既得利益;此外,相关部门也乐得背后的管理便利。一方面,之前能够获得驾校准入许可往往是需要关系的——背后难免有各种利益交换;另一方面,驾校又是驾考腐败的重要“中介”——要知道,这种基于利益绑定的有组织化的行贿,不仅更为隐蔽而且更低风险。所以说,驾校模式背后的既得利益,绝不只是驾校,还有审批权力,还有车管部门,还有考试员……此番驾考改革堪称突破既得利益的成功范例。

  事实上,很多陷于困境的改革,既不是因为法律的障碍,也不是因为实践的困境,而是因为破除既得利益的决心。比如出租车改革,真的会比驾考改革更为困难吗?驾校的肉割得,出租车公司的肉未必割不得?再比如个税改革,说了多少年的综合所得税制为何迟迟不见动静?真的只是技术问题吗?此外,还有很多以“时间不成熟”、“条件不具备”之类借口推进缓慢的改革,是否都应该向驾考改革学习学习?

  关键细节还需进一步明确细化

  张贵峰

  社会舆论呼唤并期盼已久的不通过驾校的驾照自学直考,终于梦想照进现实,这样的《驾驶人培训考试制度改革的意见》,当然非常值得点赞,并让人倍感欣慰。

  不过,在欣慰的同时,进一步仔细分析推敲一下《意见》的具体内容,又会发现,要想驾照自学直考充分落地,真正成为一种普遍可及、具有充分现实可操作性的驾驶学习方式,实际上还有许多关键细节还需进一步的明确细化。比如,《意见》中所说的“在有条件的地方”,具体是什么条件,或者说,究竟满足怎样的条件,才可以试点自学直考,就还需进一步明确细化。

  进一步,“加装安全辅助装置的自备车辆”、“具备安全驾驶经历等条件的随车人员”等对自学直考车辆和人员的条件要求,具体指的究竟是什么,也有待进一步的细化明确。我们知道,在这方面,现行《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》20条的相关规定是:“在道路上学习机动车驾驶技能应当使用教练车,在教练员随车指导下进行”;而针对“教练车、教练员”,交通部《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规定》则进一步规定,教练车“装有副后视镜、副制动踏板”,“教练员应当持有相应的机动车驾驶证……熟练掌握道路交通安全法规、驾驶理论、机动车构造、交通安全心理学和应急驾驶的基本知识……”